elroy的文字遊戲

3.9

你看你看我的那样子就像看小偷一样的眼神,你的工资卡呢?

你听得到吗:

真是太难过了

向来是没有什么长长久久久久长长,我已经忘了最后一次说话是在什么时候了,离开的一点不拖泥带水说到底就是感情并没有多深吧。 

“见你的时候,啊,阳光正好,头发翘起来的样子很可爱。我已经记住了你的脸,这样在路上遇到的话大概会想跟你说说话。

我已经跟你说上话啦,于是我就想每天每天都能跟你说话,可是我不能每天每天都跟你说话,万一把你吓跑了可怎么办,我上哪再找一个你。 

我发现我大概和你频率不和,就像你喜欢吃香菜我喜欢吃香蕉,总是有这样那样的差错。

虽然是这样还是要每天跟你说话叫你睡觉,然后偷偷摸摸的跟你说晚安,我的心事翻过高山趟过流水去你的身边深深一眼再回到我的心上百转千回变成肉麻兮兮的情话。” 

看起来情深万分,其实也不过是得不到的总是好的。

大家都说在暗恋的人写出来的文字最动人,像用一根针狠狠地戳在你的心尖。是啊,我都看不出来那是你会说的话,在我从你的世界里完全不见踪影之后你才变成真正的诗人。那才是你喜欢的人啊,让你拿起笔把她说的那么多那么多的话关于你的不关你的都写在纸上刻在心上。

听你说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我戴上眼镜又拿起望远镜爬到最高离你最近的山头眯起眼睛努力的又看又找还是看不到你口中说的陪伴和长情。 

我还听你说啊,我其实在等一个人,等到了就最好了,幸福又美满。等不到的话就只好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在心里偷偷的感动得稀里哗啦的,心想说不定啊就是你啦!结果你消失不见啦,就像一个字写坏了干净利落的把整张纸都撕掉,哪有什么难以忘怀天长地久嘛。 

我淹没在你对别人的情深意长里,没有尽头不能呼吸动弹不得死不足惜。 

所以到头来只有我在念念不忘。

 

路過

姑娘當天天氣晴朗

心情猶如懷抱大熊貓

獨自晃蕩在lofter小巷

然偶遇詩歌大軍路過

讓你路過,讓你路過

姑娘話我讓你路過.

麗江賦

聞醉十里古巷

舊跡無人喝彩

呼西風胯瘦馬

獨對夜月狂飲

兩杯三杯不見慕名客

杯光陸離間眼淚成詩

雲南手記-第二記《獵人手記》

    錯了,有時候不應該認為一個人的某種心態,其實迷失與自我是較為極端的做法,一如雙眼之間,無可逾越。
    在大理,楚雄、保山,還有迷人的元江芒果節,你隨時都會被沉醉在星球守護者親手搭建的寬闊空間,有明顯地域特徵,它或許是一種假像中漂移在記憶的風靡與華麗。
    一路向北,中途有流逝在高地颮風中的清真教堂,被遺忘的野牛咆哮著眾神之怒,一些用藏文記載著的摩祖時代凝結在冰山映畫裡,時而釋放出基礎光年的精靈在明淨天空雀躍。不管怎樣,疲憊的路途是純淨過真空塵埃的天池之路,乾淨而俞加明朗的風景,堅定著內心的圖騰與信仰。它們讓你更自由地了解自己。

    不管怎樣,在大理,只要你有堅定繼續北上,麗江,迪慶,德欽,輾轉林芝。甚至去到一個更純淨地域。
    開闊的風景是最讓人流連的路邊攤,當你驅車跨越海拔4千以上的高原,並感應云彩的方向繼續潛行,你知道,那一刻,天與地的區別僅僅是一個記號,人類的愚蠢的標記而已。
    而此時間我與我,在天與地的模糊分界線上忘情森巴,快與我跳這個森巴舞吧,來狂情狂歌狂起舞吧。

    正午的太陽在離天​​更近的地方格外明耀,一種失心的撕吼從遠山的夾縫里傳來,那個定格的空間裡,山的那面,禿鷹在等待一個獵物,比如我。
    我深深了解,獵人的含義和魅力在於等候,切割掉時間逐行等候!


    在離開大理數百公里,被風雨洗盡鉛華,失落在地球文明層下的平行世界,我並不驚奇於自然界的殘忍獵殺與生死角逐,同樣地,來自哥特的黑暗與華麗正起源於最初的森林[1].


    註解:[1]來自哥特的黑暗與華麗正起源於最初的森林:一種綜合了文學,建築,歷史,考古的哥特風格,因為具有共同的基調與載體而被歸類為“哥特”.近代演變的哥特主要是一種華麗的表像下面隱藏無盡空虛與未知。

    以下來自度娘百科定義:

所謂“哥特復興”(Gothic Revival)將中古世紀的陰暗情調從歷史脈絡的墓穴中挖掘出來。哥特人是日耳曼的部落,哥特人是史上首批能夠劫掠羅馬城的武力,光憑這點便令後世難忘。

未來記憶範疇

    在未來記憶籌備(或拼湊)的時間範圍,美麗是一種讓人十分蛋疼的“非接觸式欣賞[3]”。 

          --摘自Vein簽名日誌--

雲南手記-第一輯《藤蔓森林》

    早前的一些歲月,無痕....在風光拂去所有塵土的大理、在迷幻視聽的熱帶楚雄、在習慣了一部分天氣的景洪,還有遠近聞名的保山,那些都是無法在記憶裡沉澱的天空,然而,當我去了那裡,你知道,時間是不能改變你的一貫認識,然真心是這樣

    當你走近熱帶莊園,裡面有光線與藤蔓的微光反應,此時綠色的魔幻技彌漫開來,被幻覺的不只是路人,還有一些走失的印象,象藤蔓森林延續在你身體的每一處肌膚。

    在多年之前的一個圖騰記錄裡,有很多美麗愛情、勇者與武士的故事,並且這些故事保留著最初的印記完整和精神懷念,當你穿梭於藤蔓森林的縫隙間,不時留下一種異域印象,那些走到盡頭的熒火蟲被族人不斷上演。

    作為一個典型莊園,這裡是快樂的,具備思想者式的沉靜與睿智,是地球洗練凈塵泥之後的唯一莊園。


熱帶莊園周邊:

[1]黃色圖騰是一種色彩的象徵,在藤蔓森林一處略空曠的地面,黃色恆久而堅持地屹立於你視覺與思想之間,令你想起最初的日出與日落.

[2]當云團變得隨性與執著,而天空給他們無數展示的平台,如此生動,像一場電影劇情,在熱帶莊園的傍夜上演了,伴隨著風、時間、與光,在熱帶莊園的護佑下,一切那麼隨意而精緻。


                                                           雲南手記-第一輯《藤蔓森林》

在時間峽谷呼喊

    本文節選自阿E最新中篇《四妹紙》第三章節 在時間峽谷呼喊

@第三章節 在時間峽谷呼喊

    在有長長裂痕的峽谷,四妹紙看到遠處山上有一群紅樹林在搖曳,越來越強烈。

    天邊的云也開始被抖裂成地窖里的幽魂。迫散,迫散開去。

    四妹紙縷了一下頭發,舍不得拋開記憶。

    “這不是真的,世界不應該有這么一個人,用右手寫左手寫過的情詩。”

    “這不是真的,世界不應該有這么一個人,只用了一只手便將她俘虜。”


    四妹紙喝著峽谷的風,吃著峽谷的水。但看到了遠處山上有一群紅樹林在搖曳,越來越強烈了。

    四妹紙從未目睹,所以不相信。“都是假的,是浮云中的一部分。”

    四妹紙想早點離開。她抬頭看了看被風吹得老高老高的天空,想象有很多飛鳥驅散內心久久的怨。


    一些在時間夾縫中流淌的芳華年代,讓整個峽谷重新平靜下來,無來由的傷悲只屬于冬的夢魘,讓那些一個個搭建起來的幻影在搭建中沉睡吧。


    峽谷中飄蕩著時間飛輪愛與轉動過后的軌跡秘密,峽谷中刻骨著四妹紙不曾踏入的滄海外掛桑田。

    “都不可信,連黑白默片都不如,靜止的,我撤了,幻影。”四妹紙感到眩暈和眼前有星芒追隨。

    “再見,幻影。我要擺脫這個陰影,幻影。”四妹紙的呼喊,在峽谷四面撞擊式反復回蕩成風鈴原曲,逐漸飄揚起來,覆蓋到遠處的山頭上,喚醒了消逝多年的農具。

    舒服多了,四妹紙決心這樣想,可手心里的跳脈卻滑落到指尖...

不浪漫罪名

“搞笑,這就是幫助這麼簡單啊?”她好奇地問。
“我說的是結果,不是過程?'這樣分析,可能會給偶帶來不浪漫罪名吧'。”
“曾經有人評價你是一個浪漫的還是一個不浪漫的人嗎?”
“當然了,如果你認同的話。”

    ----摘自vein中篇《四妹紙》

© 文字遊戲|Powered by LOFTER